FC2ブログ
categoryスポンサー広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rackback--  comment--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閑扯文☆

勇敢的少年啊快奔向你家小受吧[HB TO 毛]

trackback0  comment0
勇敢的少年啊快奔向你家小受吧


某天,意大利的某個角落——
昏暗的房間裏,相融在暗裏的暗淡燈光,彌漫在空氣中的煙草味和酒香,玻璃杯相碰的清脆響聲,無一不體現出酒吧那獨有的特征。
在這酒吧靠墻的一角,兩個人坐在一張偏僻的桌子旁。一人看上去只是普通的上班族大叔,而另一人帶著紳士專用的帽子,而他的身高,就像小孩子一樣,更準確地說,像一個嬰兒。
“餵這次九代目為什麽急急忙忙把我叫回來。”
“reborn桑,其實……那個已經完成了。”
“誒那個麽……原來是這樣啊……”
“是的,九代目希望把這個的試驗任務交給你。”
說著那個大叔把一個精美的小盒子遞個reborn。
Reborn打開盒子後,壓低帽檐,看不出他的表情,只聽到他,輕輕一笑。

不久之後,復仇者監獄——
“餵,六道骸,起床了。”
“哦呀哦呀,莫非是彩虹嬰兒大駕光臨?真是難得啊,請問有何貴幹?”
“單刀直入地說了。你想不想去見雲雀恭彌?”
“……”
沈默10秒鐘之後……
“KUFUFU,想見又怎麽樣?”
“想不想試試VONGOLA的新子彈?”
“新子彈?”
“啊沒錯新子彈。此子彈為因雪災而困於他鄉無法回家和家人一起歡度新春的可憐孩子們量身打造,被子彈打一下你就能告訴沖向你心目中那神聖的目的地而且在到達之前不用擔心子彈失效,你將會感覺馬拉松的冠軍唾手可得近在咫尺!”
“……”線
“啊以上是九代目原話。”
“……”似乎沒有起到預期效果,那鳳梨腦袋上的線反而更加壯觀。
Reborn覺得自己的形象似乎要毀在這裏了,忙說:“你到底想不想用?我很忙誒!啊順便說一下,到達目的地12小時之後你會有一段時間全身無力,至於持續多長時間要看情況而定。”
“呃……”
不久之後,復仇者監獄中傳來一陣巨響。

幾小時後,並盛町的某處——
“砰砰砰”
在寧靜的深夜,突然傳出的一陣陣敲門聲顯得格外刺耳。在溫暖被窩被吵醒的人們都不爽地打開了燈想一探究竟是哪個混蛋打擾了自己的好夢。證據就是,除了噪音起源地的那間房子外,周圍房子的燈都漸漸打開了。
對,偏偏最重要的那幢房子裏毫無反應。
“吶~~恭彌~~~恭彌~~~把門打開吧恭彌~~”
附近的所有居民就這樣看著一只深藍色鳳梨一邊用力敲門一邊用甜得膩死人的聲音深情呼喚著大概是這屋子主人的名字長達15分鐘之久。
“嗯?”
骸停止了頻率越變越高差點就要趕上打點計時器那速度的敲門動作突然停止了。原因是房子裏似乎有什麽聲音,然後,越來越響。
“KUFUFU”骸興奮地從窗口向裏面張望。
嘩——一個以完美動作旋轉的拐子飛向窗口。
哢啦——窗玻璃碎了。
咚——拐子正中鳳梨腦袋。
撲通——某鳳梨倒地。
此時,某位萌系LOLI小毛一邊打手記一邊走向這裏。
“哦,你是說那個什麽……”經過某鳳梨身邊時,停下腳步,扭頭,沈默三秒,扭頭,繼續向前走。
“啊沒什麽,剛剛好像看到了某家窗邊有個紅色噴泉……算了錯覺吧。不過這裏發生什麽了,都那麽晚了還家家燈火通明的……”
小毛走後,世界恢復了寧靜,周圍房子裏的燈一盞盞暗了下去。
十分鐘後,正當周圍的最後一盞燈暗下去的時候——
“吶吶~~恭彌~~”某鳳梨跳起來繼續用之前甜得膩死人的聲音開始呼喚。
這回連15分鐘都不用了,五秒鐘之後之前的象聲詞就又重復了一遍,啊不對窗玻璃的聲音跳過。
“追老婆的時候要像小強學習,KUFUFU恭彌你的拐子已經沒有了對吧。你再不出來我就發動畜牲道和小雲豆一起唱校歌了哦~~”鳳梨這次很快就爬了起來,同時還不斷散發噪音,方圓百裏不敢靠近一只螞蟻。
就在鳳梨噪音攻擊了一段時間後。
“嘭”門被踹開。
“打擾我睡覺的家夥咬……餵你幹什麽放開……嗯……”
各位看官請不要告訴我你很CJ,CJ到了連剛剛發生了什麽都不知道。

過了好久,骸才戀戀不舍的離開雲雀的唇。看著懷中人的臉因為缺氧而一片潮紅,一邊喘氣一邊狠狠地瞪著自己,只是平時犀利的鳳眼現在蒙上一層薄薄的水霧,完全沒有了震懾力反而顯出別樣的可愛。
“你個混蛋鳳梨,大半夜的跑這裏搞什麽!”
雲雀呼吸剛順就對著抱著自己的一臉邪笑的骸大吼。
“吶吶~小麻雀~~我可是好不容易從監獄裏逃出來見你哦~~~不要這個兇啊~~好傷我的心誒~~~~~”
一邊笑一邊用這種語調說話你傷心什麽啊……
“哦~~急著來和我打架麽~?”
雲雀望望不遠處,想掙脫骸的懷抱去拿拐子。不料骸卻抱得更緊,同時將嘴湊到雲雀耳邊:“小麻雀~~你該不會不知道我是來找你幹什麽的吧~~”
雲雀一震,臉頰一片緋紅,但馬上反應過來:“先……先讓我咬殺你!”
骸繼續低語:“12點之後,想讓你怎麽咬殺都行哦~~但前提是~~~現在你要聽我的哦~~~”
“什麽……什麽12點……”雲雀已經臉紅的快滴出血了,平時強悍的委員長在某方面的確很很天然這大家有目共睹(69:什麽?!你們怎麽睹到的!!小麻雀不要這麽沒防備啊啊啊啊啊啊!!!)
“這個慢慢解釋哦~~小麻雀~~~讓我去你房間吧~~~~~”骸一邊輕聲引誘一邊輕輕舔著雲雀的耳垂。
“……嗯……”蚊子一樣的聲音,委員長大人的防線已經徹底瓦解。

——第二天中午
“你個死鳳梨都不知道節制點……痛……餵12點之後讓我隨便咬殺是怎麽回事?”
“啊似乎是子彈的副作用,12小時之後會讓使用者一段時間之內渾身無力,彩虹嬰兒說的。”
“子彈?”
“啊~VONGOLA的新子彈,多虧它我才能跑來見小麻雀你哦~”
“……?哼我會好好咬殺你的你覺悟吧!”
“是嗎~加油哦~”(內心:KUFUFU,我可愛的小麻雀你太天真了,我之前的量一定會讓你在床上躺兩天腰痛三天的,你到我恢復為止也不一定能走路呢你認為我真得會乖乖讓你咬殺麽KUFUFU)
“時間似乎馬上就到了,準備咬殺吧……痛……”
雲雀看看墻上的鐘,掙紮著要爬起來。“別以為我腰痛就沒有辦法咬殺你,比起當年曜的傷這點根本就不算什麽……痛……”
骸一聽臉色發青。內心:完了我忘了我家小麻雀不是普通人了。怎麽辦上次他傷成那樣都能打傷我這次我不能反抗了怎麽辦要不現在快點逃吧否則我這次可能會死在這裏怎麽辦啊啊啊啊啊!!
不過不愧是以傻笑而著名的白癡鳳梨這種狀況下還能保持“KUFUFU”的完美笑容他就不知道這只會讓他之後死得更慘麽餵。
“誒?……”
正在艱難爬起床的雲雀突然臉色一變又倒了下去,之後嘗試了幾次都沒爬起來。
“KUFUFU小麻雀你就不要勉強了。”
“……不是……只是突然全身沒力氣……”
“誒?全身無力這不是……子彈的那個……不過按時間來算的話現在的確是……”
“餵這到底是怎麽回事不說清楚咬殺!”
似乎有點明白發生了什麽的骸一臉奸笑(?)地靠近癱倒在床上什麽都沒法幹的雲雀。
“嘛~彩虹嬰兒說了這只是試驗品~有待研究的地方就不用管它了~~不過呢~~”
微笑微笑,靠近靠近。
“幹……幹什麽……”雲雀背後一陣寒冷,直覺告訴他之後似乎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這還需要直覺麽……一般人都會明白的吧OTL)
“難得小麻雀現在動不了~~這麽難得的機會~~KUFUFUFU~”
“難道你認為我會乖乖挨打麽……”嘴上這麽說但雲雀心裏知道這次狀況的確很不妙。
骸線……為什麽我家小麻雀竟然天然成這樣……
於是直接壓倒。
之後鏡頭少兒不易非禮勿視。

不久之後——澤田家
REBORN輕輕松松從窗口跳進了二樓房間,拿出身邊不停閃著亮光的手機。
“餵?”
“REBORN桑,九代目派我來了解新子彈的試驗結果。”
“子彈的效果和制造時的理論值沒有什麽區別,實驗很成功,稍做調整就可以投入使用了。只是……副作用的問題……”
“是。副作用有什麽問題麽?”
“似乎如果在使用後12小時內和別人XXOO的話副作用就會轉移到對方身上……不過這個還有待考證就對了……”
“嚇……?- =|||”

REBORN來到客廳,發現綱正坐在沙發上看動畫。
於是一腳飛踢過去。
“RE……REBORN!你幹什麽啊!還有這兩天你到哪裏去了啊?”我們可憐的綱一邊含淚摸著自己的腦袋一邊抱怨。
“身為手黨黨老大不要老是看這種給小孩看得動畫給我成熟一點!(小聲)不然你知道你的雲守和霧守的關系時肯定會受打擊。”(PS:REBORN的意思是綱知道在他和京子毫無進展的時候他的霧守雲守竟然已經到了XXOO的進展了一定會很受打擊)
“誒你說什麽?”
“不沒什麽。不要看無聊動畫了身為手黨老大要多關心時政多看看新聞!”說完把電視調到新聞頻道然後離開。
“真是的正看到精彩呢看什麽新聞但如果不看的話……”綱回想著REBORN種種可怕的手段,打個冷顫開始看新聞。
“昨天晚上到淩晨,有大約一百多人都打電話到報社聲稱看到了告訴移動的鳳梨狀幽靈,而且這次涉及的地域極廣,所有目擊地點正好連接意大利於日本,目前事件正在調查中,詳細消息將會在之後幾天報道。”
“……誒?”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http://asmaira.blog112.fc2.com/tb.php/43-aae3eec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